何多苓2007:油画与雕塑

<<上一展览何多苓2007:油画与雕塑下一展览>>

何多苓2007:油画与雕塑

城市:北京·北京
地点

开始时间:2008年1月18日

结束时间:2008年2月18日

开幕时间:2008年1月18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2008年1月18号,何多苓2007年新作展将在环碧堂画廊开幕。展览将展出何多苓2007年最新创作的部分作品。
    在上世纪很长的时间里,何多苓在人们视野中留下了诸多诗意的画面,《春风已经苏醒》、《青春》、《小翟》、《带阁楼的房子》都曾经是那个年代的经典。我们至今可以在那些画面中寻找到一种心灵的悸动。不管它承载了人们附加的多少含义,我们能被它们感动的原因,其实只是在我们目光掠过画面的时候,第一时间被它们捕获。这些画面固然浸染了那个特定时代的一种集体青春感伤,但它们不仅是一代人仅存的印象。青春感伤随着时间以别一种形式存在于下一代年轻人的心中,它不会再是俄罗斯文学那样的优雅,年轻人不会再去写诗,诗人却永不会老去,就像何多苓画笔下的《小翟》。
    在这幅新的向弗里达·卡洛致敬的《小翟》里面,白裙的诗人侧身而立,由脚以下逐渐隐没,轮廓消失。身后伸出宽大的龙舌兰叶子,叶子上站立着几个很小的人,魔幻世界里的男女。诗人的身体和龙舌兰巧妙地结合为一体,就像由彼此的躯体上生长出对方。(龙舌兰是原产美洲热带地区的一种植物,用它酿成的龙舌兰酒被誉为美洲大陆墨西哥文化的和灵魂的重要象征。)依然是浓眉长发,深邃的眼睛,唇线在整个面庞模糊柔和的轮廓里突兀地存在,像大理石雕塑般坚硬。在弗里达百年诞辰之际,画家这幅作品不仅表达了对这位墨西哥传奇女画家的敬意,更让《小翟》在他的笔下出现了一个更丰富的延伸。她的脸不再是年轻时的惊艳,时间的历练在这张美丽的脸上留下了沧桑的痕迹,面对世界的这双眼睛少了单纯的天真,多了悸动之后的沉静,甚至看上去有一丝冷漠。
    在这几张新的作品当中,我们隐约可以看到何多苓经典的气息,细腻、优美、带一点点冷的神秘气息。迷一样的不确定性在剥离了具体情境的画面中表现得更为纯粹。美丽的女子眉眼之间不带一点甜腻的讨好,自顾自地漂浮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深浅的灰色调里边带一点浅浅的绿色和棕色,微妙地互相纠缠。《落叶》里边尤其明显的,除了人物的脸,细腻的写实笔法已被完全抛弃,骑坐在树上的女子额头光洁、脸颊削瘦,目光敏锐,嘴巴微张,表情如啸。树干用或直或曲甚至回环的笔触构成,将树的纹理曲直回环刻画得有如音乐的旋律。身后的落叶夹杂着淡绿和灰黄的小笔触,使人有秋的联想。这些画中人物的轮廓常常会在某一个地方被吞没,而在需要强调的地方,画家出色的技法又将其刻画得极为细致,她们的眼睛成为聚拢观众目光的焦点。
    这个仿佛被时间遗忘的艺术家身上,一直不曾出现衰老的痕迹,每一幅画总会有新的惊喜,艺术的青春似乎从不曾离去,也从不缺乏创作的动力。我们相信,这些画又将是他新的经典。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