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古典?

<<上一展览末代古典? 下一展览>>

末代古典?

城市:上海·上海
地点

开始时间:2007年1月28日

结束时间:2007年2月10日

开幕时间:2007年1月28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有人说,当今走古典绘画道路的人可能会是最后的古典追随者了。现代化,国际

化,分“化”了

很多人的艺术理想。

来源、邬大勇、何振浩,这三位 70 年以后的新生代画家却属于这没有被分化的

“古典”之列。在艺术多元、市场喧嚣的当下,这三位气定神闲的青年孜孜不倦

的研究着造型、色彩、空间、体积、质感,一层层打磨,一遍遍罩染,他们追求

的不仅仅是一种技术、一种心境,更是一种新时代的古典精神!

来源的画笔之精到、敏感,在当代年轻画家中几乎可以称之为“叹为观止”。直

观可见的是一种技艺之造化,但它何尝又不是一种气质,一种心境,一种审美。

笔到处,一片宁静内省、纯净温柔,如微雨细风流水落花,弥漫扑面轻渗人心。

不知此种情怀与西子湖有无关系——来源在湖边的中国美院濡染许多年了——何

振浩、邬大勇也是。等你从他的世界中徜徉出来后,回望其时空形色,不觉颜面

已祥和了几分,目光已柔顺了几分。

何振浩的作品里,在浓郁的古典氛围中似乎更多了一点动感与跳跃。画家一定不

止是看见了人物之结构、自然之光影,一定还看见了生生不息的血脉搏动,看见

了循环往复的呼吸吐纳,才会有作品上那般的气息与张力,那般的节奏和韵致。

有张力动感的还有他构成的经营,思想的步幅。生生不息的事物是成长的,对成

长的东西,人们还可以寄予更多的期待和想象。

邬大勇的作品尤其要一提的是静物。古云“心有灵,物有理”,可这“灵与理

”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那些瓶瓶罐罐应该感到幸运才是——只有真正遇到

有灵有缘的心,物之内在机理才能被发现,被唤醒,被新生。笔意酣畅,构成舒

展,厚重的质感仿佛是沐浴过古尼德兰的高纬度光线。子夜画室寂静处,不知是

静物梦见了大勇的画笔,还是大勇的画笔梦见了静物?

他们的笔都还在古典这条道上。粗略一算,他们大概是中国油画百年史中的第七

代了。他们这一批人,难道真是“末代古典”?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