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途”王喆、游其、付智明油画创作学习汇报展

<<上一展览“学途”王喆、游其、付智明下一展览>>

“学途”王喆、游其、付智明油画创作学习汇报展

城市:广东·广州
地点

开始时间:2008年1月18日

结束时间:2008年2月2日

开幕时间:2008年1月18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研究所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长期以来,我一直在想,为什么在广州美院学油画的学生对画画显示出一种格外的一意孤行,格外的死心踏地,格外的全力以赴?还有格外的直接、热情﹑执着﹑坚定,甚至可以叫忠诚。
  老师的榜样吗?老师的名气?老师的画价?还是老师的人格精神?或是画种的特征形成的必然……
  不解,想不透,想多了亦觉无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广州是中国商业社会的经典样板,商业文化十分发达。商业文化的核心是“娱乐”,讲精神性容易被当成“神经”病,不小心就成了反面教材。因为市井生活的排行榜是这样的:讲生活质量——高层,讲生活享受——中层,讲大吃大喝——底层。讲精神?那就是没吃、没喝、没玩、没乐——没辙——属于没层。
  然而,“于无声处听警雷”。在学院这块油画的园地,却有精神的种子,理想的幼苗。我们先后看到刘可、罗奇、郭祖昌等,今天又冒出付智明、游其、王喆三个“学徒”。
  付智明的画,我看过几次。最令我惊讶的是他使用颜料,使用体力,使用精力皆不惜“工本”。我曾戏言,卖画要先秤重量,换算成系数,再计算画价。付智明的作画过程处在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类似波洛克的“行动”状态。但在开始时他还有清醒的描绘意图,逐渐用色彩讲话,在深沉厚暗的色彩环境里,表现出色彩的响亮,一种金属般的响亮。不过,我们可能仍然要从厚暗中,体会付智明的苦力、苦心、苦思、苦想。
  游其的画相反,画面一派明亮,一片肤浅。我想,这是给付智明逼出来的。他们同在一个画室画画,付智明的画那么厚,游其只好薄、淡、简,若是我也会这样。但不敢这样薄、这样淡、这样简。故心生佩服,佩服游其的敏睿。画画更应该传达智慧,轻盈的智慧可以使我们肉身的皮囊不那么油腻和肮脏。然而,薄、淡、简,可是到了艺“术”的极致,要敏锐的眼,要细腻的心,要纯粹的情,要灵性的手,不容易。我想,游其可以找莫兰迪谈谈心,再找巴斯奎亚聊聊天。但要远离他们,就像远离付智明一样。
  最后要讲到王喆的画。这个女生的画反而比男生的画呈现出更多的理性。我怀疑在平日的聊天中,王喆的聪慧一定使付、游二人自叹不如,故使此二人索性就破罐子破摔——糊糊涂涂的画。如此反而迫使王喆进入思考——怎么画,画什么?那么我想告诉王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可不能再和这两个男生在一起论画聊天了。
  女性画画的环境不妨封闭一点,画画的心情也不妨封闭一点。女性隐秘的情感和男性开放的胸襟是各自的特征。如果把隐秘揭露成开放,这是女权主义向社会的挑战,是女性“社会”主义,当然这是当今社会之趋势,没有问题。但人本、人性、天性、天然意义上的女性意识和无意识,如果能作用于艺术,仍然是人类之本,社会之幸。
  王喆,那就回到感性吧,因为用感性去暗示、隐谕、象征,既是女性的长项——也是女性的理性。再则你对色度和彩度的感受与把握都很好,那就醉心于色彩吧。
  总之,回到感性——在适度的封闭中品味开放的自由与自在。
                                 王见(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