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流云在——徐志文从艺五十周年回顾展

<<上一展览水流云在——徐志文从艺五十下一展览>>

水流云在——徐志文从艺五十周年回顾展

城市:浙江·杭州
地点

开始时间:2010年11月13日

结束时间:2010年11月19日

开幕时间:2010年11月13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徐画四美
□  郑 重

我们看过徐志文画的江河、画的湖泊、画的大海,今天又看到他画的世界十大瀑布,可谓是他画山水画历程的四部曲了。

本来,徐志文在人物画上用功最深,颇有成就,后出入长江三峡,为山水灵气所感染,弃人物而习山水,以清新之水墨,描绘大大小小的江河。笔者曾看过他的《秋山归流图》长卷,构图上的高远、平远、深远的结合,以展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隐显的堤岸、高低的山崖,或疏或密的杂树,如练江水婉转穿行其间,掩映断续,以示其疏脉无尽,徐徐展卷,突出的江流特性,令人感受到奔腾之灵。

徐志文笔下的湖泊,表现出另一番景像。近景画坡岸,枯藤卷松,水边画水草苇叶,以浓墨湿草点叶,点苔,彰显草本的旺盛。画的主题则是广阔的湖面,以各种笔法画荡漾的水纹,呈微波涟漪之状。湖面或有一叶扁舟,或有水鸟飞翔。远处则是用轻笔淡墨画的远山。营造了一种深邃的幽静之美。

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徐志文的海之韵,呈现在这里的巨幅丈二匹《览读大海》、六屏通景《沧海无涯》,应该是他的海之韵中的典范之作,观之如临大海,有着听涛赏浪之乐。

俗话说:“望洋兴叹”,可见中国人对大海的情感是复杂的。中华文明早期有黄河流域的黄色文明,长江流域的绿色文明,也有沿海的蓝色文明,我们的先民面对大海,苍茫莫测,没能乘风破浪跨海远行,调转头向内陆发展。精卫填海的神话最能代表我们的民族性格,蓝色文明没有得到充分发展。汉赋、唐诗、宋词、描绘大海的能有几篇?恐怕只有曹操“心惆怅我东海”,东临碣石,写下了“观苍海”诗句,给人留下了千古不泯的印象。画海的画家,在中国画史上能找得出来吗?可见写海、画海之难。徐志文挥毫弄墨。画海多年不辍,可以看到他的坚韧和勇气。

大海是丰富的,但又如何在画上表现它的丰富。大海的每朵浪花都是不同的,画家又如何去表现每朵不同的浪花?郭熙在《林泉文致》中说“山水大物也”,作画时要把握着“形势气象”。徐志文对此深有领悟,他画江河、有江河的形势气象;画湖泊,则有湖泊的形势气象;画大海又可尝不是如此,画出海的形势气象呢?徐志文笔下的大海,很少有静静港湾的景象,总是以带着激越之情的笔,画浪与浪、浪与礁石的撞击,是那种卷起千堆雪的景象。以淡墨晕染的浪花及留白形成的浪尖和湿墨点染的沧海及以短线条勾画出飞溅的浪花,有一种光的透明,衬以浓墨画的厚重的礁石,均成了深稳中有灵动、幽静中有喧嚣的海面,给人以壮阔的灵感。

从前,徐志文也画过瀑布,却是涓涓细流,只是画面的点缀而已,不像这些以瀑布为主体,波澜壮阔,姿态万千。有的瀑布直插云霄,似从九天而落;有的瀑布行至半山受巨石阻挡,水珠四溅;有的瀑布似续似断,形成水 ;有的瀑布在山上盘绕,重重叠叠;有的瀑布,汇成巨流,倾泻而下。瀑布散发出来的云烟水气,形成了蒙蒙飞动之灵。

古人云“水者,天地之血也,血贵周流而不凝滞”。一潭死水,总不是好现象。画也是如此,无水则不活,不媚,不秀。徐志文深知此中的奥妙,他画江河、湖泊、大海、瀑布、看得出都在画水上下功夫。江流之回环,湖水之静媚,海水之汪洋,瀑布之溅扑入地,合江上、山间、海面、湖畔之烟云,使画面有着生机勃勃的活力。

奔腾之美,幽静之美,壮阔之美,飞动之美,此为我读徐志文山水画之所得,姑且记之,并名之为“徐画四美”。

二○一○年九月于百星溪 
(作者为中国美术界资深评论家)


用水墨触摸自然

□  陈燮君

徐志文先生的画,以水养育,以墨写魂,用水墨触摸自然,在水墨中显山露水,迎春赋秋,呼风唤雨,读海听涛……

山水画得自然之精气神、画家当然要走近自然、走进自然。在《傅抱石论艺》(傅抱石原著,叶宗镐、万新华选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10年1月版)中有精辟之见:“造化”是自然,是天地、宇宙。“师造化”即以大自然为师的意思。

历史上有成就的山水画家都非常重视“师造化。”他们在真山真水中研究、体察大自然的变化,酝酿创作构思,吸取创作题材。如五代的荆浩,他曾花了很长时间到深山中去画古松,先后画了数万本。从历代著名山水画家的艺术成就来看,凡是师法自然的,在艺术上就有创造性,有成就,造诣深,如董源、巨然、米芾、马远、夏圭以及石涛、梅瞿山等人。

刘宋时,有高士宗少文者,他爱好山水,遍历名山大川,一直到老,因为有病,不能再游,于是在家里四壁画诸山,坐卧其间,名曰“卧游”,意谓:“抚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由此看来,可知士大夫之崇尚自然,应该相信是山水画发达之原因。志文先生从自然中解读生命、获取灵感、捕捉柔美、定格壮阔,描绘群山沧海之雄伟,汲取天地日月之精华,借助逶迤水墨之神奇,触摸古今自然之律动,于是激情澎湃,豪气长存,形态万种,声色无尽。《亘古旋律》表达了海天一色,时空一体,古今一曲,千里一泻。《山重水复雷万钧》以白浪冲击黑礁,以惊雷呐喊助威,以水墨激扬精神,以恢宏震撼观者。《薰风沐浪图》画出石静风动飞千浪,水雾缭绕见空灵。《山雨图》画得水墨淋漓遮峰峦,细声缠绵听诗吟。《傍村终日雷》画出了唐人诗意:“崖口悬爆流,半空白皑皑,喷壁四时雨,傍村终日雷。”《天籁之音》取墨自然见天趣,遣水有情音声声。《真潮颂》和《春潮似歌》画出了告别冬天的欢愉和春天的故事。

《逐浪高图》中水比石高水造势,心比浪高心逐浪。《如庐秋意图》用色墨显秋容,以诗情亮璀璨。《1975年荷塘写生》和《1976年井冈山黄垇填写生》画出了自然的无限生机和井冈的骁勇与智慧。
记得十三四年前,听志文先生详说过“用水墨触摸自然”的故事。出生于上海宝山的志文先生从小喜爱偎依长江,远眺大江东去,画下大量速写。

60年代初他赴嵊泗列岛写生,接受了大自然的洗礼。以后数次上黄山、天柱山,聆听大山之交响。70年代初三峡之行让他在白帝瞿塘间放飞创意。70年代亲临黄果树瀑布,领悟白练奔突,万钧雷霆。80年代雨游安徽天柱山,惊闻雷声滚滚鼓角齐呜,飞瀑凌空虎啸龙吟。1997年暮春的台湾岛东端鼻头角和野柳之行,让他进一步迷恋大海,《晚潮》、《海涛》和《鼻头角小景》便油然而生。心驭水墨,又用水墨触摸自然,其实是用画家的心去抚摸自然,不仅能让自然界的山峦、树林、流泉和飞瀑尽收画幅,而且能得自然之妙趣,悟生命之真谛,励艺术之精神,练胸襟之豁然。

近悉志文先生花了半月余新作丈二匹水墨画《览读大海》,以颂场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举办。世博是经典的盛宴,世博是友爱的舒展,世博是创意的大海,世博是智慧的大山,《览读大海》讴歌了世博的风采,让世博精神相伴永远。这是画家尝试用水墨对世博博大精深的历史和成功、精彩、难忘的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一次文化触摸!
(作者为上海博物馆馆长、学者) 

 

 


徐志文的创作思想

□  候 牧

“中国画借鉴西洋画的目的,是为了更突出中国画本身的民族特色。”这是我与中国画画家徐志文先生畅谈中国画的前途时,他强调的一个观点,令我印象颇为深刻。

在美国有不少来自中国的艺术家。他们的境遇各不相同,有的因生活所迫而“不务正业”,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仍不放弃自己在艺术上的理想,而在等待或努力寻求一展自己才华的机会;有的仍搞本行,继续为自己的艺术追求而默默耕耘,并结出一些硕果。徐志文属于后者。

徐志文先生是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上海市分会会员。他师从谢之光、唐云。一九八七年应美国佩斯大学之邀,赴美讲学与展览。其作品《天柱山黑虎瀑雄姿》,曾获一九八九年美国水墨画展金质奖章和获奖证书。他的作品多次入选上海市、全国性大型画展,并举办个人画展和联展,曾赴欧美、日本、东南亚等国和地区展出,颇得好评。许多佳作也被国内外收藏家收藏。

我认识徐志文全是在偶然。我喜爱绘画作品,尤其是喜爱中国画,总觉得在情感上离自己近一些。毕竟我是中国人,而长期以来所接受的文化观念,也都是中国传统的,因而对中国画有着本能的、自然的亲近感,也就是有着明显的民族感情。每次有中国画家举办画展,只要有空,总要去看一看。我便是在徐志文在纽约举办个人画展时,认识他的。徐志文很热情,诚挚,又很健谈,我们于是交了朋友。我们交谈的话题,主要是关于中国画。因为我本人对中国画的前景甚为关注。

我记得曾有一位外国著名的音乐家说过大意是这样的一句话:最有生命力的音乐,是民族音乐。徐志文也有同样的观点,认为“真正有生命力的,是有强烈的民族性的作品。”这是千正万确的真理。世界艺术园地,是由各个不同的民族、具有不同鲜明特色的艺术组成的。换句话说,各个民族的艺术,是世界艺术的组成部分。由于各个民族历史长短的不同,文化发展程度的不同,各个民族的艺术在同一个时期内,也就会有高低之分。每一个民族的艺术,都必然地会有其所长,有其所短。相互交流,相互借鉴,才能相互促进。实际上,各民族艺术中,多多少少都包含了其他民族的艺术细胞。但是借鉴需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或前提,即要保留自己的特色,而不能面目全非,不论不类。就如徐志文所说,你的作品拿给人家看,人家一看就要认出这是中国画。如果人家看了半天,仍认不出是中国画,或不像中国画,则只能说是失败之作。关于徐志文的风格、成就,唐云大师称,徐志文“擅长水墨山水、尤以善写瀑布水口著称;兼工人物、花卉。他既深得宋人范宽、李唐之法意,且具扎实的写生基础;笔墨凝厚,构图严谨,气势峻嶒雄放;意境新颖,形象生动,气息灵逸洒脱。近年来,广益多师,学而善悟,以强烈的笔墨感情和不凡功力,形成个人风格,卓然成家矣。”

徐志文先生论说绘画是非常辩证的。他既反对拘泥传统,又反对全盘西化。他曾在本报发展过两篇文章:《水墨之缘——及其他》和《中国画处于十字路口》,很能反映他的创作思想,其中不乏精辟的见解。其基本的思想,我想不仅适用于中国画,也适用于其他艺术。他所探讨的问题围绕着一个重点:在世界百花齐放的艺术园地上,如何使中国画成为一朵长年不谢的、风格独特的、引人赞叹的奇葩。这难道不是中国其他民族文化艺术的共同问题吗?

徐志文先生擅长水墨画。看他的水墨画,的确不能不令人赞叹,这的确是典型的中国水墨画,但与其它大师的水墨画有不同的特点,这就是他的独特风格。在与徐志文的谈话中,我领略到他的追求:“当我把我的作品推向人们面前时,要让人感受到,首先这是一幅典型的中国水墨画;其次这是徐志文而不是别人的水墨画。”我想这一点他是做到了。他在文章中说:“水墨画从表象看,仅以简单的黑白两色区分,古人亦以‘墨分五色’赞誉。但是,我们难道不也可以用西洋画重彩来施之以水墨画的创作?难道不也可以用全新概念来理解和推演‘墨分五色’的论说?”这就是徐志文的创作原则,首先就是不拘泥于传统。“走惯了的路驾轻就熟,开拓新路则需要勇气。”而徐志文的勇气来自于他对中国画的热爱,对立志让中国画成为世界画坛的奇葩的使命感,也来自于他本身的艺术修养和造谐,真所谓“艺高人胆大”。

他所追求的不是“善画”,即对传统缺乏创意的作品,而是艺术创作。他的偏爱和执著结出了硕果。他画的瀑布,在飞瀑的粗犷笔墨中又有细腻之笔,风格清新,手法独特。看他的画,犹如置身于其景之中,而感受比亲临其景还深,还强烈。这就是作品的感染力和震撼力,正如他本人所说:“不管你运用什么手法,只要能完善地表达出所描写的主题意境,并令观者起感动效应者,这才是心灵与笔墨相结合的至高的笔墨技巧。”“画山水,要写出造化中的灵气。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能抓住自然界的灵气,又能以创新的笔墨来表现。

徐志文论中国画的“法”,也颇有见解。他说:“我们常常论说中国画的‘法’,似乎所谓‘有法’就是程式化或传统至上,而所谓‘无法’则是笔墨技巧创新的巅峰。其实有时‘有法’不一定是传统的精华,‘无法’也关非一定意味着掌握了至高无上的技巧或代表了创新。”其实不仅是中国画,其它艺术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实际上在论述保持传统和创新的关系。‘有法’如果到了拘泥的、陷入其中而不能自拔的程度,则不仅不能创新,而且也未必是掌握了传统的精华。因为所谓传统,其实就是前人经验的积累,它本身也经历着不断变化、发展的过程,简言之,传统就是不断发展的结果。不能说到了你这一代人的手里,传统就不能再发展了,就到此为止了。墨守成规,因循守旧,对任何艺术来说,都没有出路。徐志文说,这类作品“无法表达出时代的生命力。”

他指出,这些人往往抗拒外来的文化,没有勇气借鉴外来文化,说明他们实际上没有真正树立对自己民族传统绘画的自信心。他说:“一个具有数千年根基的民族绘画艺术不可能因外来艺术的输入或影响而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民族特色。相反,由于吸取了(不是替代)众多的外来艺术的精华,其本身将会更加绚丽辉煌。”他这一番话说到了点子上,要害上。一切对自己传统有足够自信心的艺术家,是不会抗拒外来的文化的。因此,这些人之所以“坚守传统,其立足点也就是肤浅的很了”。

徐志文很重视中国画的民族性,对中国画的传统有足够的信心,他以自己的民族绘画艺术为傲。这使他虽身在国外,处于西洋各种绘画艺术的熏陶和包围之中,仍能坚持传统,不是近朱则赤,而是出淤泥而不染,敢于借鉴和吸收有用的养份来充实自己,创作出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个人风格的作品来。

创新应该是了解传统、熟悉传统并掌握传统的基础上的创新。但创新的结果不能完全走了样,不能让人觉得“这已经不是中国画了”。徐志文说,“创新上的偏见,是绘画艺术最危险的神话。”又说:“作为一个中国画家,不能贬抑自己的老祖宗胼手砥足、披荆斩棘为中国文明的发展所贡献的心血结晶。”
坚守传统和创新,是文化艺术界的老话题。徐志文对这两者的关系,有着辩证的、清晰的认识,而又能贯穿他的艺术创作的实践中,这是他的难能可贵之处。

(作者原名房奕强,原美国纽约《侨报》总主笔。此文发表于1995年9月16日《侨报》) 

 

“水韵”无竟时

□  林裕华

古人说:仁者爱山,智者乐水。而我虽然谈不上智者仁者,却也对青山绿水常生爱慕之心。

世间的好山好水太多,自然是难以一一亲历的,于是我便到志文的笔下去寻梦中之境,水中之乐了。
我们总爱把美妙声乐谓之天籁,那感动人性震撼心灵的艺术创作也就可以称其为造化了。我原以为天籁总是有声的,如今方才明白,天籁也可以是无声的,就像志文笔下,几重山外、那春涛、那秋波。那代表着画家内心感受的云天茫浪。

当我停步画前,似乎也步入了志文明灿灿的心情之中,在画家的景语和情语的交融里,我却又会去想那飞流直下的春瀑之下是否也有人生沉重的苦涩和博爱忧思呢?想来它也会因为承载了太多的历史记忆而不再流淌吧!

我面对的不只是即现实又艺术的人生,不只是画家相映于《览读大海》间的浪漫,更是从志文抒写讴歌的对象——“水”之淋漓,墨之淋漓,情之淋漓中感悟到生命对水的敬畏,“水”的禅意。那托住悠悠我心的《黄河魂》契合心灵的水的力量,人文美感,难道不正是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历史?

志文一系列“水”的作品,是否可以称谓“水悟”呢?它的视角呈现不会只是一种理想吧,它还是一种向上的,春瀑秋涛浸润了的精神维度。

志文与水的缘分如此深长,咫尺画幅空间如此之小,却表现了无限时空里的心灵意蕴,给予读者的《雨后泉音》又是那么博大。我真想浸沉到这一片“水”里去,去想昨天,想明天,还有爱之梦。
忽然间,我听到翔于波上海鸣,那快乐而生的生命之歌,随心开放。我的文字似乎也长出别样颜色,沧桑一般却依然有一片清风直抵内心,留住纯粹。

我发现,原来画是可以这么感受,这样品味,可以如此思考的。

白露节气已经过去了,秋天正在成熟,人生大潮中,志文依旧潜心创作,泼墨吟唱,把他内心的艺术之灯点亮静夜,也点亮了我心灵之窗。

2010年9月12于雨田山庄 

 

徐志文个人简历
1942年 出生于上海市宝山县
1962年2月 毕业于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绘画科,3月入选中国画院进修,先后师从名家谢之光、唐云先生。
1964年9月 结业于上海中国画院,留院任创作员,专职画师。
1980年 成为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3年 《徐志文深入生活作品观摩》于上海中国画院大厅展出。
1985年 《徐志文山水画选辑》出版。
1986年 受聘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系教授。
1987年10月 应纽约佩士(pace)大学邀,赴美国讲学与展览。
1989年 作品《天柱山黑虎瀑雄姿》获美国水墨画大展金质奖章与得奖证书。
1991年 加拿大多伦多星岛日报画廊个展。
1992年 创立“志文画室”于纽约。
1994年 上海美术馆举办《神州神杯》个展。《徐志文画集》出版,纽约市《书画名人展》联展。纽约黄河画廊个展。
1995年 纽约圣•若望大学亚洲研究中心个展。入编《北美华裔艺术家名人录》。
1996年 作品参加纽约佳士得春拍、秋拍。应邀参展上海市美协举办之《海平线绘画雕塑联展》。入籍美国,定居纽约。
1997年 作品参加纽约佳士得春拍。台湾台北市长流画廊个展。纽约《翰墨七贤画展》。上海图书馆个展。《神洲情怀——徐志文作品集》出版。参展97上海艺术博览会。
1998年作品 《薰风沐浪》(1)获1997《世界华人书画展》铜奖。作品《薰风沐浪》(2)获人民大会堂收藏。作品参加纽约佳士 得苏士比秋拍。参展98上海艺术博览会。
1999年 受聘上海交通大学思源书画艺术研究所高级艺术顾问。
2000年 受聘为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唐云艺术馆艺术委员。参展2000上海艺术博览会。《千禧年徐志文山水画选辑》 大型挂历出版。回故乡上海定居。
2001年 应浙江金华市黄宾虹艺术馆之邀举办个展。
2002年 《徐志文山水画精选》出版。江苏苏州市图书馆个展。
2004年 上海朵云轩举办《海之恋》个展。
2005年 《上海美术家画库——徐志文集》出版。
2006年 《徐志文山水精品册》明信片发行。
2010年 《徐志文山水画专辑》(海派书画)出版。受聘上海雨田红润画院名誉院长,浙江省五洋集团艺术总监、中英双龙文艺术中心艺术总监。
另:自执笔从艺50年,先后参展上海市、全国性各大型美展,以及在日本、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香港等国际性联展,作品屡见于中国、美国、日本、香港、澳门等各大报刊。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