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太行”赵立新作品展

<<上一展览“行走太行”赵立新作品展下一展览>>

“行走太行”赵立新作品展

城市:山东·济南
地点:山东省青州市云门山北路828号(青州书画艺术城6楼展厅)

开始时间:2012年8月1日

结束时间:2012年8月3日

开幕时间:2012年8月1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山东省潍坊市文学艺术联合会

山东省青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山东省潍坊市美术家协会
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

中国美术学院江南中国画艺术创作研究院

承办

山东省王朝画廊
山东省榴园画社
青州市书画艺术城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赵立新,1966年生于杭州。现为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国际美术交流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

作品《雨后初霁》获得首届西湖艺术节大赛铜奖; 《回乡》入选建国五十周年美术展; 《峡谷深处》获全国千年龙文化书画展银奖; 《淳安追忆》获全国第四届山水画展优秀奖; 《天下为公》入选浙江省第十届美术作品展;作品参加07年新视野.墨润江南水墨画邀请展; 《雪窦阴松》入选浙江省“人文浙江”主题展;

找寻精神家园

序赵立新中国画作品集  谢海

品中国传统绘画如解读格律诗,我们总能从中读到悠远的文化传承;从事中国传统绘画者如吟咏者,总是能够在一种或素朴或华丽的视觉化的中,感受自我心灵沉醉。中国传统绘画原本是一种小众文化,仅仅局限于把玩,局限于文化与文化相守。但是,在当代社会的文化语境之中,中国传统绘画在当下遇见前所未有的困境,这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的共识。这种困境一方面来自于价值体系、传统图式、技法的混乱,一方面来自于的非艺术因素的市场搅局。

涤浊尘、荡心胸如今渐行渐远,亲名利、近世俗当下愈演愈烈。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实——当艺术远离本质,变成那个物物交换的媒介,我们原先对传统文化的敬仰荡然无存。赵立新这一代画家,求学深造之时,值改革开放之初,绘画小试拳脚时,又逢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待到生活稳定重返画桌之后,美术界的气场已经决然不是他学画伊始那般的清澈。

赵立新是杭州人,浙派所倡导的笔墨传统自然少不了对他创作有所恩泽。我没有见过赵立新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山的习作,不过上世纪80年代,不管是院校还是民间,学习绘画,特别是学习山水画,钩摹描写,一概临摹,这是常态。我见过他多年前当设计师时候的设计稿,空间、景深和只有画中国山水画的人才能画得出的帅气而放松的线条,有一种迥异于一般而言的神情和气度。

早些年,赵立新画浙江的山高水长,有板有眼。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套《西湖十景》的作品。我一直说,西湖如画却不入画,他却能找到其中玄机。这是一套不大的册页,每一单幅作品有如曼妙的明信片,传递出一种适度的甜美,勾连起难以拒绝的宁静向往。

一次偶然的机会,赵立新途径太行,他依旧法对景写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墨线在太行山面前有一种无法驾驭的尴尬,千根万簇地编结在一起,也表现不出那样的连绵和跌宕。回到杭州,赵立新潜心修习,反复尝试,不果。后来,他几乎每年都去太行,而且是一个来,一个人去,像一个苦行僧。事实上,一个人的旅途并不孤独,在太行四处可以碰见来画太行的人,他们一起写生、一起交流,每个人热情而友好,赵立新结识了很多和他一样来自全国各地且对艺术有着梦想的人。因为有过多次经历之后,他的绘画表达越来越有经验。赵立新向传统学习的同时,始终没有停止写生,尤其是对大开大合的太行山的写生。如今,赵立新的山水创作缘于题材的别样,和众多杭州画家痴迷于江南亭台楼榭、小桥流水区别开来,而且越画越精彩。

赵立新的画室离我的画室不远,我们各自画画,偶尔也串串门。“串”的那位一般的状态是画累了,画繁了,找乐子来的,被“串”的那位通常会很配合地放下手中的事,冲茶倒水,说说开心事。只是,我和他画不对路,有时候也吵吵闹闹,骂骂咧咧,不欢而散。后来,我们发现了共同爱好,眼看“硝烟”又起,立马转移话题,找三五知己打牌吃饭。有意思的是,每次他背着行囊去太行山之前总要找我聊聊,有时候谈岁月催人老,有时候谈学海苦无涯;回来时也总是找我唠叨,有时候讲技近乎道,有时候讲卧游澄怀。这些年的追逐,可以说是他的进步总在太行回来的那段时间,回来就是一次蜕变,像飞机重新加满油一样,再次起飞。

让赵立新笔下的太行山系列作品彰显个人面貌的作品出现在今年,大面积、大体量的墨色,暗藏的斧劈皴,层层叠叠的渲染,浣濯肺腑,深邃博大。当然,这才是好戏的开始。

是为序。

谢海
美术报评论部主任,策展人、水墨画家。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