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合的现代性 ——杭州·中国当代水墨展

<<上一展览复合的现代性 ——杭州·中下一展览>>

复合的现代性 ——杭州·中国当代水墨展

城市:浙江·杭州
地点:杭州市上城区凤凰山脚路164号 汉品美术馆

开始时间:2013年4月27日

结束时间:2013年5月20日

开幕时间:2013年4月27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杭州汉品艺术品有限公司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刘璟

展览详情

当代水墨在今天失去了确切的存在,多重的能指使其扑朔迷离。描绘其本质的图像,似乎就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却又不可或缺。因为一切关于当代水墨的思考都挣脱不出其本体论的漩涡。

那么当代水墨到底是什么呢,它是否存在着康德严格意义上的先验性,即存在于每个人心里不变的前提条件。实际上,水墨艺术在今天不再是传统艺术史的线性发展,多领域的交叉以及日新月异的绵延状态使得探讨其同一性远远跟不上其创造性生产的步伐,更何况同一性这种一劳永逸的探寻方式本身都遭受到了质疑。不同的时空下,不同的情境中,当代水墨的指向既然是变换的,“当代水墨”这个东西自然就模糊起来。所以在论述当代水墨时“抽象水墨”、“表现水墨”、“观念水墨”、“具象水墨”、“前卫水墨”、“实验水墨”和“都市水墨”等概念时常相伴随行,这既体现出当代水墨的混沌一面,也流露出其多元发展的开放态度。过去、今天乃至未来任何一种关于当代水墨的言论,都只能是其一块截片。因此追问“当代水墨是什么”处在这样的永恒矛盾之中——必要的本体自视与无实在的回答,对当代水墨的追问也就成为了一种意义阐释的努力。

这样的努力在当下是亟需的,尤其是在当代水墨不再是其本身,而更多的是一种手段。这好比下棋,绝妙的棋路终究只是获胜的途径,每一步棋都是在象棋的规则(完棋的定义与行棋的法则)下完成的,没有这些规则,谈论象棋中走棋的各种步骤是没有意义的。在这里,当代水墨的参与者当有着类似象棋规则的认知,即存在着某种先验的论证。重提“现代性”(modernity)就是希望完善这种潜在的规则,进而改善当代水墨的艺术生态,从而使得意义的制造充斥着正能量。   

“现代性”是西方话语的产物,其意义是在与中世纪、古代的区分中呈现的。是指启蒙时代以来的“新的”世界体系生成的时代。一种持续进步的、合目的性的、不可逆转的时间观念。但是“现代性”在艺术批评中因其泛滥的使用衍变为一个带有万金油色彩且略显庸俗的存在。可即便今日,本因由现代性所推进形成的艺术观念、艺术组织机制,甚至价值理念都尚未完全建立,这就是为何德国哲学家哈贝马斯曾言“现代性是一项未完成的事业”,如果考虑到中国的本土语境,这个事业可能才刚刚开始。要扭转“现代性”的话语权,就要将这个舶来词在当下的情境中落地生根,这正是“复合的现代性”之缘由。西方的现代性起源于资本主义早期,成长在工业革命之后,并藉由科学与理性的发展而壮大。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历了西方这数百年的变迁与改革,但是传统的文化底蕴依旧使得中国保留着众多非理性的基因(譬如评判历史时的“义”与品评艺术时的“气”等),这似乎和“反现代性”的一些论调存在某种微妙的相似之处。所以说中国当下的现代性包含了西方现代性的“都市化”、“工具理性化”以及“经验主义”、“个性主义”等,同时还复合了中国自身的文化与价值观,从而将西方现代性的另一面“疏离感”、“心灵的漂泊”、“意义的失落”等抹去。如此这番的“复合的现代性”必然任重而道远,这需要每一个参与者的付出与行动。由此建构的当代水墨,其艺术生态也自然会越发完善与健全。

回到当代水墨的探讨中,收集、整合、梳理各种本体论只能成为图有目标而没有终点的任务。那我们在思考之时不如变更视角,与其盯着“当代水墨”不放,不如环视其周遭,探寻构建这个概念的元素。因为当代水墨及其历史不是由艺术家独立创造的,而是由艺术系统中的批评话语、机制(美术馆、画廊、学院、市场)、观众和各种公共媒体共同产生的。鉴于此,作为艺术参与者的汉品艺术品有限公司发起了“复合的现代性——杭州•中国当代水墨展”,进一步推进当代水墨的意义生产。此次展览回顾了2006年“水墨中国”系列展,同时又为后续的相关水墨展览拉开序幕。展览汇集了多位当代水墨艺术家的精品之作,通过这些作品我们可以窥探“复合的现代性”如何以艺术的、可见的方式呈现于众。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