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看云起——金心明书法展

<<上一展览坐看云起——金心明书法展下一展览>>

坐看云起——金心明书法展

城市:浙江·金华市
地点:义乌·翰邦美术馆

开始时间:2014年10月24日

结束时间:2014年11月3日

开幕时间:2014年10月24日 12时42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

承办

义乌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义乌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义乌商报社

协办单位

义乌市图书馆、义乌中国画院、义乌·翰邦美术馆

策展人

展览详情

由浙江省美术家协会、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主办,义乌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义乌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义乌商报社承办,义乌市图书馆、义乌中国画院、义乌·翰邦美术馆协办的“坐看云起——金心明书法展”将于2014年10月24日下午3时在义乌·翰邦美术馆(义乌市宗泽路35号图书馆内)举行,欢迎届时光临指导。

金心明,1970年生,浙江义乌人。先后毕业于浙江师范大学、中国美术学院。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副秘书长;浙江画院特聘画师。现居杭州。

?

我和书法??? 文\金心明

我最早练的字帖是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第一个老师是我的父亲。拿拷贝纸压在字帖上描写,每天要写三五张。那时我十岁,读三年级。在这之前,我爸基本不管我,他觉得小孩到了十岁就该教育了,于是,他想把我培养成一个画家。记得那个时候,写字是我的主要功课。读一些理论书,诸如沈尹默的《五字执笔法》,王自元的《间架结构七十二法》等。很多时候,我父亲都是和我一起,查资料,做实验。其实,他也是几乎没有书法基础的,只是喜欢而已。于是,我们成了“同学”,我练,他也练。不知从哪里看来的一个故事,说谁谁谁临帖,完了照着日光和原作一丝不差。他特别羡慕人家这种本事,说给我听,希望我也能练就这门绝技。我是一个听话的孩子,有时,为了写好一个点画,费好几天的琢磨,推敲,研究,废寝忘食。我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算不算是一个有艺术天赋的小孩。因为,我一直都在用最笨的功夫学习,要说有些成绩,应该不在意料之外的。

因为写字画画的压力,我的读书成绩特别差,但我爸还是觉得学一门技术要强于读学校的书。上初中以后,还参加县里组织的少儿书法培训班。上课的是朱巨校,许文巨,金武清等。也在那时,让我见识了城里的书法氛围,寸草书社里挂的金鉴才的楷书巨幅,各式各样的商店招牌字,层层选拔的全县千人书法大赛。八五年左右,我参加县里的“黄溍奖”书法比赛,获了个少年组的一等奖。后来,还有全县的临帖大赛,也获了奖。也是在那个时候,在方岩看到任政的字,陆俨少的字,刻在岩壁上,驻足流连,书法的美,心旷神怡。第一次来杭州,游西泠印社,看中山公园沙孟海的题匾,启功的平湖秋月,费新我的吴山天风。当然,更重要的是收获了几本书和一份《西泠艺丛》,领略这方寸朱红的魅力。外面的世界,艺术的生活,让我感受到一丝的光亮,象那梧桐树隙洒落的暖阳。

高中时代,风靡全国的硬笔书法热,我也卷在其中。那几年,基本没写毛笔字,就一门心思地琢磨着硬笔。用什么纸,把钢笔做成什么造型,如何突破钢笔书写的局限,等等等等,不亦乐乎。轰轰烈烈的硬笔风潮,持续整整一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等到我上大学的时候,这股热潮已经渐渐退去,接近尾声了。我的书法学习赶上了这短暂的经历,让我过早地思索书法的创作和创新。为了写一张作品而去组织学习的内容,这是一个时代的特性,作为体现书法专业性的要求。假如硬笔书法是一个热身的前奏的话,那么,真正的书法大时代随着硬笔书法的急剧衰退而扑面到来。

就像画画一样,我的青春热血是伴随着八五思潮和崔健的歌前进的。当时迷恋的还有小说,《动物凶猛》、《商州散记》、《少男少女一共七个》、《平凡的世界》、《一地鸡毛》、《你别无选择》。还有电影,《黄土地》、《阳光灿烂的日子》、《本命年》。于是,向往黄河,向往陕北,向往西安,向往草原,向往唐古拉山,画画也好,写字也好,都没有文学,电影和音乐来得纯粹而干脆。书法,在这样的环境里,已经变为可有可无的东西了。于是,我的艺术世界像一头被困的野兽一般,咆哮,无助,以致堕落。因为无聊,我爱草书。张旭的《古诗四帖》,宋徽宗的《草书千字文》,还有傅山、王铎、徐渭、祝枝山。草地上,山坡头,不曾释手,天上云卷云舒。一元钱的一滴香,绵延,恍惚,醉意朦胧。线条的起伏,峰回路转,千变万化,让我学会用书写叙述情绪。

再往后,工作,画画,奔波,折腾,又过了二十年,书法好像渐渐地在离我远去,没有了创作的愿望。这二十年是从呐喊到沉静的过程。年龄是个奇妙的东西,它教你不知不觉间脱胎换骨。看着身边一个个的书法家,“书法”和“家”让我无所适从。我不知道写字和画画是什么关系,也好奇书法和文字的关系。作为一个不惑之年的人,经历这些艺术的过程,没有须臾之离,开始反省作为书法的意义,作为一个书法家从事书法创作的意义。近年来,我还是以画画为主,看看字帖,实践实践原有的空缺,比如篆书,说文解字,等等。很多东西其实是一个道理,是可以相通的。我还是这句话,生活状态决定艺术状态。

周永民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小时候看我在家练字,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书法家,其实,这期间的改变可能已经远不是他所想象的那副模样了。因为他坚持认为我的字是最好的,为我做这个展览,出这本书,是他的一片心意。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