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华追梦——何水法花鸟画展

<<上一展览抱华追梦——何水法花鸟画展下一展览>>

抱华追梦——何水法花鸟画展

城市:北京·市辖区
地点:中国国家博物馆南1、南4号厅(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东侧)

开始时间:2015年9月25日

结束时间:2015年10月11日

开幕时间:2015年9月25日 14时14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政协书画室、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中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中国美术学院、浙江日报社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西湖边上山阴人

文/杜文和

一落下这个题目,我就感到比较满意,其满意是因为“发现”。当然这个发现不是发现何水法的画作上常有“山阴人”的一方印章与“写于西子湖畔”一段落款的“发现”,如果将一方印章和一段落款合并起来做一个题目,就能在内心找到满足,那就轻松了。我发现用“西湖边上山阴人”给何水法其人其画作一个模糊的界定,大致还行。因为论人论事,一言以蔽之都比较困难,这使得“定义”法才成为一门学问。另外,我还发现用“西湖边上山阴人”的特定目光来打量何水法,为认识其人其画开辟了一个新的视角

将何水法置身于这种特定的地域框架里去仔细审视,虽不如搬一部画论出来寻章摘句套用一番容易选人眼目,但毕竟是本实的,毕竟更逼近根底。折枝花下应该是有沃土的。沃野千里,遂有竹木清华、枝叶扶疏,繁华簇锦的生命与灵性,无一例外地发祥于沃土的芬芳。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老话,既有“养活”的意思,已有滋养个性涵养气质赋予独特人文精神的成份。“浙东多山,故刚劲而邻于亢;浙西近泽,故文秀而失之靡。”浙江旧志十分清楚地表达了前人的这种感受,充分肯定了山水风光与人文自然对“禀赋”形成的奇妙影响。

从这个角度出发,循着何水法绘事艺术成功的轨迹向纵深寻觅,不难发现其源头活水有西湖的丰盈,更有鉴湖的清冽。他作为创造艺术生命的本体,其根系发韧于山阴道而蓬勃于西湖堤畔。人间天堂的华美,会必然地予人以丰沛的艺术活力,而古绍兴文化底蕴的深厚,则又将另一种绵绵不绝的真气纳入画家的笔底。如果说何水法的工笔花鸟能够昂首画坛,招摇于花国,决非偶然。其构图之谨严,用笔之工整,敷色之秾丽,艳入雅出,真窥宋人堂奥。这种逼近宋人,不让大宋工笔花鸟专美于前的成功,固然与其艺术上的长期积累,首先在技法上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有关。但我相信,一个长期徜徉在南宋故都,留连于南宋院画发祥地遗址上的画家,如果心有所属,执意要去占领人类绘画史上曾经辉煌过的一座高峰,那么他是会得天独厚首先领受到前贤遗风滋养的。地域的灵性,泽被众生,何水法的工笔花鸟如果能够时光倒流进入南宋宫墙成为“御苑”中的奇葩,将会是同一个生存空间古人与今人的握手,历史与现在的幸会,内在逻辑有这必然的趋势。诸如南宋画院待诏李端,专工梨花鸠子,极为形似。画院袛侯李安忠,长于鹰鹃,得其搏攫惊避之状。画院袛侯韩祐,善作山楂白鸟,其山楂小树,垂垂红颗,白鸟窥枝,顿有生趣。画院待诏林椿,笔下莺飞欲起,宛然欲活。画院袛侯楼观,作梅花,寒意照人。宋家宗室赵葵画竹能留客,画荷可纳凉……一个个峨冠博带,大袖飘风,从历史深处联袂而来。生长于故都的何水法也极其自然地走进了宋人的队伍。

但是,好不容易走进了院画门墙的何水法,却又毅然决然地从故都里走了出来,叛其高张,自己否定了自己,在写意花卉的领域里一番开掘,甚至是纵横驰骋,跑马圈地,重新给自己定位,终于打下了另一座江山,占领了大写意的高地。“工笔”固然为“写意”奠定了基础。但是久于工笔者,尤其是工笔途中已经走出一路风光的画家,或固守优越,或囿与定势,一般不去轻易改选更张,其中有不肯的因素,但也不能排除“不敢”与“不会”的因素,长期描头绘足,仅仅营运,久而久之,气局便再也难以张开,运斤成风的豪气与掷墨泼彩的热辣萎缩了。何水法恰恰在这一点上有表现出了过人之处。即“形投”于工笔,更“心驰”于写意,而且后者在时下的影响是更在前者之上。这固然应该归结于他内心的勃动与粗放的个性更适宜在大写意的洒脱中找到性灵的契合,但绍兴是否也给予了他客观的影响呢?回答应该是肯定。在祖宗栖息的那个地方,画家无疑会经常回眸反顾,而画家比常人更为敏感的目光一定会格外惊讶于16世纪的那个落拓不羁的怪才青藤先生。

 其用笔放纵,气势旺畅,卓然成为大写意画的开山宗师。在他的水墨淋漓的身后,又有乡贤倪元璐的雄浑与陈洪绶的阔笔开张。这种会稽山的雄耸、鉴湖水的汪洋恣肆,对素有“花间豪土”之称的何水法是必然会产生内在感应的,纵观他的画作明显可以看出他为追求一种大气所作的诸多努力以及所获得的成功。徐渭老人叙梅花道人画梅,如群凤为鹘所掠,翎羽飘落,竭尽转捩惊变之诡。其实何水法笔下花卉,或一二折枝,或大片连绵,舞步飘举倒僵,更是楚楚动人。仅凭这一点,若能起青藤先生于地下,青藤先生也必会额首称幸。

古人张岱在《明圣二湖》一文中,将西湖与鉴湖作过一番比较,立论十分准确精当。他认为“自马臻开鉴湖,而由汉及唐,得名最早,后至北宋,西湖起而夺之,人皆奔走西湖,而鉴湖之澹远,自不及西湖之冶艳……”有人比西湖为美人。鉴湖为神仙。

西湖素称天下锦绣乡、海内风流地,其美艳中有雍容华贵丰膄秾丽的一个侧面,如果头簪芍药,胸佩牡丹以副之,最为相宜。何水法大概正是以耳濡目染的生命体验感受到了西子湖畔富贵温柔之乡的魅力,因而才会比较自觉地将大朵大朵的牡丹芍药植种在自己的笔下,将勃动于内心的富贵之气与美艳之想呈现在纸上,甚至还远去洛阳吮吸天香,北上菏泽采撷国色。为锦绣乡再铺锦绣,为风流地再添风流。同时也为自己获得了“何牡丹”的美誉。但艳与俗之间往往只有一纸之隔。黄荃的富贵与徐熙的野逸相比较,宫廷画师的趾高气扬往往会败给江湖处士的野逸苦寒。何水法因此在痛施研制的同时,又转用鉴湖水冲淡铅华,用鉴湖水养育“村梅”,在鉴湖中得到性灵净化,虽不是由澹远一路走入“神仙”境界,而点染粗豪,笔致野放,取柳汀花坞之趣,写篱边菊、塘中荷,纯任自然,在粗放率真地塑造自我,有意识地走近小桥流水人家,融入了山村酒旗之风。

何水法的用水之法,是西湖与鉴湖,双流共施,汪洋恣肆地一路洒去,浇灌出工写兼得,肥瘦相宜的一座花国。他吮吸天地造化,妙取自然;蒙养育源头活水的流惠,承传遗风。一方厚土肥沃了它的子民,它的子民也为脚下的厚土作出了美的呈现。

艺术简介

何水法  1946年8月生于杭州,1980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研究生班。现为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常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浙江省特级专家,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导,西泠印社理事,乌克兰利沃夫国立艺术学院荣誉博士,福建省画院、福州画院名誉院长,杭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洛阳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师范学院美术学院名誉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