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游——2019淮阴艺术馆当代艺术提名展

<<上一展览悠游——2019淮阴艺术馆当代下一展览>>

悠游——2019淮阴艺术馆当代艺术提名展

城市:江苏·淮安市
地点:淮阴艺术馆(淮安市清江浦区文庙新天地C2-6)

开始时间:2019年7月24日

结束时间:2019年8月31日

开幕时间:2019年7月24日 15时3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淮阴艺术馆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吕明翠

展览详情

悠游序言

文/吕明翠

 

诗意的生活,理性的作画,是我策划淮阴艺术馆年度提名展对主标题“悠游”作出的定义和解释。“悠游”强调一种乐观的、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所以,一年一度的“悠游——淮阴艺术馆当代艺术提名展”所提名和邀约的艺术家是经过挑选的,他们必须是艺术总监、策展人所了解的。也因为这样一个定义,把参展艺术家的年龄给框定了,也就是说,要有一定阅历的艺术家才可以被提名。幸运的是,策划团队挑选出的艺术家,他们不仅符合展览的定位,还是一群经过生活历练之后保有欣欣向荣的人生态度的人,他们已经了然生活和生命何去何从。

我不禁想起清代的袁枚,他在 33岁时选择辞官归隐,在南京购置建造随园,追求自己想过的生活。他辞官与其说是因为丁忧,不如说是官场这个巨大的江湖让 袁枚的人生态度发生转变——在有过仕途经历之后向往内心的平静,向往诗和远方。他那些被称为性灵派的诗歌,那本广为流传的《随园食单》即是明证。何况还有相师预言他76岁寿终,当他挺过这一年后又悠哉游哉6年惬意地和世界告别,无一不显示出一种超脱的人生态度。这种态度,是“悠游”展览所追求的。

依稀记得第一届“悠游”展开始筹备,年轻的淮阴艺术馆还没有满一周岁,我才刚刚拿到湖北美术学院美术史专业的硕士录取通知书。随后的几年,我们都在不断的学习中成长、提高,积累经验,丰富学识。无奈时间如流水,淌过长河,奔流向前,留下了问题,留下遗憾,待后来人完成。对于这个一年一度的年度展,我的疑问是,不断推出的艺术家,我们怎样不断诠释这个定义? 我们应该如何把这个展览呈现的更加完美?每一次展览,都会和我们的想象有所差距,即便如威尼斯双年展这样国际性、高规模的展览呈现,也会和策展人的想象有出入。转眼已是第四届,而我,也已经拿到硕士学位,就像一个学习的过程,悠游经过三年的发展,已经有了它独特的定义和相对的知名度。2017年,我独立策划了第2届的展览,记得那时非常坚决的砍掉了自己认为不符合的提名艺术家,然后不停地打电话,去考察我认为人选的艺术家的工作室。基于我的了解,形成了那一届悠游展的格局。2018年,因为忙于学业, 我没有担任2018年的悠游展的策展人,却不代表我没有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它和思考它。也正是因为有了去年的旁观和前两年的实践,为我打开了新思路。所以,今年要挑大梁的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 在感谢淮阴艺术馆和两位艺术总监谢海、朱志刚大力支持的同时,坚持自己挑选艺术家的方法和原则,马虎不得。

于是,经过多次的讨论和邀约,展览仍由我的老师、淮安籍文化学者、艺术家谢海领衔,和杜力(无锡)、范炳南(美国)、方景华(武汉)、关郁子(日本)、贺兰山(上海)、胡毅(九江)、黄岩(北京)、夸思(科 特迪瓦)、李戈晔(上海)、刘旭东(南京)、苗彤 (上海)、石咪咪(杭州)、王成(南京)、谢中霞 (南京)、杨思明(南京)、叶志华(香港)、张迪 (西安)、张学波(深圳)、张展(武汉)、赵净(南京)、朱凯(南京)、朱志刚(无锡)、宗绪升(杭州) 共24位艺术家一起,组成了“悠游——2019淮阴艺术馆当代艺术提名展”强大的展览阵容。根据策划理念,本次被提名的艺术家有在国际艺术舞台上的风云人物,有对艺术虔诚至“迂腐”的画者,有不断尝试新技术、新题材、新风格的行进人,更有以笔为旗,用艺术记录当下和时代的“记录员”。尽管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还有范炳南(美国)、夸思(科特迪瓦)、关郁子(日本)三位外国艺术家加盟,但是艺术已经是一种跨越国界的语言,艺术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一种生活态度和人生态度,落脚在“悠”,更在“游”。所谓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有了这些基本准则,然后才能游于艺,懂得如何生活处事。所以,2019年度所邀约的艺术家无论是用什么样的创作手法,还是采用什么样的材质,他们都能够传达东方意趣,并能拓展当代艺术精神和审美意识。

策划一场展览,就像是策展人和艺术家一起,合伙做了一件漂亮的事情。成功与否,除了策展人的主导性,还有艺术家的拥趸。所以,这是几方合作共同完成的 一个大事件,是一群心智成熟的人共同策划的集体秀。还记得几年前,由于自己的固执,谢海老师经常会跟我唠叨一句“策展人是一门妥协的艺术”,尽管我有 所体悟,但是并没有完全认同。如果这只是接一个活,只需要按照主办方的意愿,把事情推进即可。而面对 一个一年一度的学术提名展,有些妥协不是应该有的。 前段时间听彭锋讲起他在策划 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中 国馆展览的时候,实行了“强策展”,以达到展览的效果。虽然这种方式对于“悠游”这个展览并不适用,但是也不妨从中借鉴一些经验,就是不断和主办方淮阴艺术馆以及艺术家沟通,以协商的方式,达到我们想要呈现的格局。在这个不缺乏策展人的年代,除了人脉,除了一些人情,真正的展览,是学术性和展览质量的统一。所以,和往年参展的艺术家相比,今年进行了大换血,大部分艺术家是前三届展览中所没有参与的。一方面是出于展览的需要,要有更多艺术家来验证我们的观点,另一方面,也防止熟悉面孔的持续出现,使展览出现盲点,成为我们看不到的误区。也许大换血是错的,但是好在我们还年轻,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弥补。在我看来,大面积换血就是为了在当代艺术史学史研究的深水区找到我们想要的思想和应对思路。因此,无惧试错,策展人也应该像艺术家那样不断尝试,从而接近理智和成熟。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展览是否放在国家的美术馆重要吗?不放在一线城市就不值得关注吗?至少,一个展览不管是学术层次的高低,被关注的形式无非是 褒扬或者质疑,除非这个展览一无是处。因此,策划这个的考虑在于,我们的关注点在于长期被学界关注、个人创作风格明显、且对地缘文化有所研究的艺术家, 我们探寻的是他们取得了什么成绩,为什么被关注?

最近我考察了一些国家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也考察了国内较为著名的民营美术馆,我在每个美术馆那里,看到不同的关注维度所形成的展览层次。诚然,每个美术馆都有每个美术馆的着眼点和研究方向,有他们存在于世间的姿态。而淮阴艺术馆作为淮安当代艺术启蒙的策源地,它所承载的社会担当是一般的评论家、艺术家所不能理解的。

所以,我非常感谢淮阴艺术馆,感谢本次展览的参展艺术家和那些曾经参与“悠游”展览的艺术家,给我 一个施展年轻梦想的平台,在艺术的海洋里“悠游”。 也许,我这个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人无法彻底理解那种境界,但我愿意把我看到和感受的,呈现给大家,把我理解和感悟的,不断进行诠释。

是为序。 

 

参展艺术家

杜  力    范炳南    方景华    关郁子    贺兰山    胡  毅

黄  岩    夸  思    李戈晔    刘旭东    苗  彤    石咪咪

王  成    谢  海    谢中霞    杨思明    叶志华    张  迪

张学波    张  展    赵  净    朱  凯    朱志刚    宗绪升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