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都市”图片展

<<上一展览“迷幻都市”图片展下一展览>>

“迷幻都市”图片展

城市:广东·深圳
地点

开始时间:2007年5月1日

结束时间:2007年5月15日

开幕时间:2007年5月1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深圳创库画廊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张穗扬

展览详情

 图像的袭扰

  夏可君
 
  世界已经成为图像,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被图像化了。
  面对观念摄影,我们被这些熟悉却又陌生的图像呈现的场景所惊袭,所扰乱,这些图片刺激着我们麻痹了的神经,唤醒我们对这个世界本身的惊讶,也要求我们思考图像本身的意义。
  但是,图像只是影像,观念摄影要面对的悖论是:如果图像只是影像,只是通过技术的任意合成,就只是虚幻,哪怕它有着反抗现实的强烈动机,也无法承担艺术本身的责任,只是从幻影到幻影,最终迷惑的反而是艺术家本人;但是,图像之为影像,并不意味着它就是现实的模仿与复制,恰好相反,现实只能通过影像来呈现,影像本身就有着自身的存在——并没有什么自在自然的现实状态,我们所谓的原生的粗糙现实已经被图像染色过了,影像中的现实才是更加真实的超现实。
  我们不可能回避与解决这个悖论,而是要试图去面对、展开这个悖论,中国当下的观念实验摄影也处于如此的悖论之中。我惊喜的是,我们的三位艺术家——姬东、张穗扬、潘育川,都自觉地认识到了这个悖论,因而他们的创作有着对摄影和现实的深入思考,同时,也产生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表达:通过自己对现实的涂改和想象,来发现和创造他们自己的影像世界,这个影像世界中有着他自己的个人标记,建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图像王国,在这个王国中,现实既被呈现同时也被消解,而一个陌生的感觉世界则惊袭着我们的神经。
  姬东对现实世界的魔幻化和隐喻化处理,在他的“魔幻都市”系列和 “游泳圈”系列中有着充分表现,既有着艺术家自己的独特符号标记——比如泳圈,带有着形而上的思考:既是试图浮游,逃离的手段,同时也是自身禁锢的暗示,从而让我们看到了我们日常生活的另一面,比如名为《生息蜉蝣》的作品中,两个面膜下的暧昧女子被圈在泳圈之内,她们失去了任何的身份,虽然被粉饰化妆,但是还是被圈在一起,艺术家在表现一种无法挣脱的困境:成为影像,把自己模糊化,也不必能够逃避!他的另一幅作品《漂浮》则是一个布娃娃或者小玩偶在城市的建筑物上漂浮着,一种无根状态被拼贴在一起,一个日常的瞬间以玩笑的方式被凸现出来。在姬东的某些作品中,尤其是那些黑色为背景的作品中,隐含着一种神秘而内在的精神气质,表现出一种他特有的冷峻而抽象的风格。
  图像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视觉想象与视觉快感的来源,艺术家通过摄影图片的制作,即观念摄影的作品,观念摄影作品有着行为的叠加,时空的交错,现实与幻想的叠加,从而艺术家可以产生出他自己的世界,他是自己的这个世界的操作者,他创造出一个虚拟世界或一个幻像世界,这个幻像的世界并不仅仅满足我们视觉与心理的好奇,而且反映了艺术家自己对这个时代和世界的思考。
  为什么我们的摄影艺术家们热衷于表现一个幻像的世界?这是对我们生命意念的冲击,中国文化特有的意念——所谓佛教的一念三千——如同金庸武侠小说中的气功功夫让我们着迷一样,随着技术的图像复制力量,让我们一直不可能显现的意念被唤醒了,而且被强烈冲击了,这有助于唤醒我们这个民族一直自欺的内在神经!看似幻像的图片却刺激着我们隐秘的内在神经!
  张穗扬的城市系列作品,也带给我们一个卡通化了的魔灵世界,但是与卡通不同的是,他的作品有着对古老神灵世界的独特招魂与期待:一个从天而降的裸体坠落到人群喧嚷的都市,似乎这是一个伪造的天使,一个幻觉的瞬间投射,带来日常生活的轰动,给模式化了的乏味都市生活带来一种奇观。同时,也打开一个谜想的空间——一个变异了的世界,在这个幻像世界中,我们都成为了妖魔鬼怪!或者是《超级机械战士降临游戏魔界》,把一个电子化的虚幻世界带入我们的现实生活,幻觉的制造带给我们的是对幻想的满足?
  也许,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和国家信仰宗教封闭和缺失的表现?因为意念是信念与信仰的指向,我们只能通过幻像的投射和臆造来表达我们内心的渴望,甚至愤怒?张穗扬的作品中隐含着一种对现实的不满与抱怨,这在他《终于有机会插死你》系列作品中,他思考了我们周边的生活中的生命情绪,当然,他也是借用魔术效果来实现的。对于我们日常生活的反思只能通过魔幻化来表现!这其实是我们生活压抑的强烈反弹之后的反抗!但是,艺术家也思考了暴力的问题,名为《惊憟出击》的作品确实让我们触目惊心,有着对暴力思考的惊人发现!
  张穗扬的其它作品,比如《还是一样???》系列中,小玩偶形象代替了现实的人,一种假面和呆滞笨拙的形态被生动呈现出来,抽空了具体的生活之后,在一个欲望的世界,我们其实只是玩偶而已!艺术家为我们发现了生活的真实。
  潘育川的《新人类》作品系列,扩展了他以前的芭比娃娃系列,这些新人类有着被面膜化的妆饰之后的面孔,其实是面模化——是一幅被新铸造的模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面孔呢?她们新在何处呢?这尤其表现在她们的大眼睛上!是的,看起来这是一对大大的假眼,但是它们却在凝视着我们,因为眼睛很大,很单纯,但却似乎要吞噬我们,它们的注视改变了我们对她们的注视!这些假眼搅扰了我们!也许这就是艺术家要带给我们的对看视本身的反思:无论我们对裸体的观看——在私密的部位放置一个芭比娃娃——其实是反讽着我们的凝视欲望,还是我们对面孔的观看——我们其实只是面具,或者说,我们当下的观看已经不再有自然的纯洁眼神,我们的眼神已经被人工化了!只是假眼而已?艺术家的作品在激发我们重新开始面对自己的感觉!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