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无法停止,停止就是失败”边界线影像节开幕式

<<上一展览“我们无法停止,停止就是失下一展览>>

“我们无法停止,停止就是失败”边界线影像节开幕式

城市:北京·北京
地点

开始时间:2007年6月29日

结束时间:2007年7月30日

开幕时间:2007年6月24日 19时3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Paulne Doutrelulngne 段宝琳

展览详情

  中国相信一种意识形态的进步,一种进程比未来派还要狂热的宗教。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今日的极速发展——上海的高楼拔地而起的速度,深圳工厂效率的速度,以及北京为人们准备的夸张舞台和超级忙的节奏。

  “一旦我们开始在跑,我们一直在进步。”每个中国孩子都听说过龟兔赛跑的故事,也都在内心里有深深的感触:我们不可以停下,停下就会输。重要的不是说跑到什么特别的方向,而是跑这个行为本身。跑成了一种集体无意识,一种信念的形态。

  但有些人是无信仰的,尤其是年轻人会怀疑或者不喜欢再跑了。他们喜欢想,做做白日梦或者在下午打个盹。他们意识到跑这个行为不见得是改善他们生活质量的必须,或者他们为往哪个方向跑感到困惑。

  年轻中国一代的生活状况和工作模式在产生变化:他们的生存哲学和价值观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的敏感有着很直接的反映。他们的幻想,错觉,焦虑,紧张,失望,孤独和无可适应很快步入了生活和工作,在他们生活的社会里最终是陌生和疏离的感觉。

  也许他们不愿意再作为集体来行动了,却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取而代之。但是在中国这可能吗?中国的年轻人渴望的是什么?一个更好的居住地?他们想逃匿吗?他们闷吗?

  另外,是不是所有西方自由人文主义其自身也是基于同样的关于进步的进程和意识形态?这次展览不是想要表达或是暗示这是一种新的或者对中国来说是新的信仰。 共产主义前进的目的地,或说乌托邦不论现在或以前都是相似的。相对来说,其今日飞速的步伐对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是一次不小的震撼。

  历代说来,种种赛跑中的无信念和怀疑从来就没有清晰过;即使在中世纪的赛跑过程中,也曾出现一股强烈的无信念文化潮流,至少,在大量花费时间的公益事业上也是如此。由此可以在脑中描绘这样一幅画面:中国在向前跑,人民发奋努力工作,但是安定却仍然是日积月累的骨子里的文化。

  当这个国家在向资本主义发展或转换的时候,大量无法回答的问题突然出现在了中国面前。这场展览也试图向不同的国家提出了问题——关于未来的身份,主观性,经济,以及中国的当代文化。

  通过 13 位中国年轻艺术家和国外录象艺术家的作品——以及其独特和原创的装置,以及作品之间的相关联性,也是对每件作品独立性的尊敬——“我们无法停止,停止就是失败”,提供一种分析,一个故事,关于中国社会目前的变化的情况,以及成为其中一分子的主观状态,尤其是年轻的人们。

  艺术家:杨福东,蒋志,宋涛,梁玥,盛洁,方二和孟瑾,赵亮,Mira Sanders,Saskia HolmkVist,Damien Roach,崔广宇,林铨居,Oliver Lyons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