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有源个人作品展

<<上一展览吴有源个人作品展 下一展览>>

吴有源个人作品展

城市:上海·普陀区
地点

开始时间:2006年12月22日

结束时间:2007年1月10日

开幕时间:2006年12月22日 0时0分

赞助商:熏依社画廊

主办单位

上海熏依社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倘若我能得到天堂中的锦绣——吴有源及其作品的理由

  绘画对于吴有源是一种消化日常的细节进行想象的另一扇呼吸窗口。他多年来从事儿童美术教育的实践和研究,98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生班毕业后,一直坚持油画的创作和儿童美术教学理论的写作,因此,在他的绘画语言里我们可以看出对现代主义美学的追求,从中可以感受到那种天真烂漫的情趣。而他之所以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和探索,最合适的理由就是绘画可以制造高于现实世界的空间之想象,并在世俗的日常里附符上想象这个自由的“美丽风筝”,以至于到达“物我”出入于想象而转化为如胶似漆的“物我”之净化的“可能性世界”。好像把观者带入诗意的浮现中,循环往复于现实和非现实的时空里互为对视。

  他是个感情细腻的人,善于捕捉生活现实里无奈的事物,敏感的观察透过思考感悟到人生可以通过绘画的治疗来得于完成。当疲惫的身躯被生活包裹时,新的图式制造就是一种解脱的途径。我和他算是同代人,同样也感受到社会的迅速变化存在的众多怪异现象之事实,曾经在有关身体的“政治系统安全性”的历史背景下受惊,使这代人的内心充满了蜕变的苦痛;各种政治的、体制的、经济的变革以及大众意识形态的转向都在影响着这代人的日常生活,连那些有关传统文化以及历史之于我们,只能触摸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而存活了极其可怜的一点小碎片。随着肯得基、麦当劳、各种品牌以及现代主义绘画也就在那样的年代进入到我们的视野和生活中,进入学院的同时也开阔了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于是,后殖民主义强烈的色彩和那些伴同的文化艺术中的多种丰富的形式刺激了中国大多数人的欲望——人们终于发现生活的变化来得如此猛烈!到了这个世纪,由于市场意识形态的推进,风格的明细就如春笋般涌现,导致一种“特殊的心境”进入到如此大的各种市场契机,复制和模仿成了当下流行的批发式图像景观,应接不暇的文化产品给多数艺术家提供了模版,如此复杂和繁多的视觉图像名目解决了部分的经济难题,这使得大多数的艺术家随势成了机会主义者。在这样的背景下,吴有源依然坚持创作属于他的那片图式净地是多么的可贵,诚然,这也是一个艺术家应该具备的优良品质。

  这次展览的作品,大多都是从他近几年的创作中选出,我粗粗作了以下几个关键词连接:

  诗化日常
  “画为心声”一点也不假。对于吴有源来说,每张画的背后都有一小段故事。《安慰》、《欢乐颂》、《发火》、《踏青》、《女王》、《仰慕》、《夜雨后》等一些画,着重表现那些平凡日常生活里的事件。那种细微的情感,用一种白日梦式的想象进行梳理,在他的绘画随机性中生成新的事件和空间,其中隐然生出一种近于梦幻的奇妙感。虽然叙事诗一般的生活日渐消失,日常事物随即化为虚无的消耗,但那种美好的愿望却流在了画面里无法抹去。这是一些让人倍感温暖的作品,正如阳光一样沐浴着人们的心灵。那诗化的情境在他情真意切的表达中变得极有玩味性,然而,这也是一种铭刻和记录时间的行为,包含着画家对日常事件的纪念和回忆的过程,把灰色的部分情绪通过大脑的过滤后转接入画面,形成“有我之境”的和现实进行相互消解。

  梦之道
  在《梦游》、《梦境》、《欢乐园》、《欢乐曲》、《喜庆中》、《夜幕》、《交杯酒》这些作品里,可以看出其中揉进象征性的形式意味。显然,其画中的语境隐含在现实和非现实之间互为游移,这一批绘画所表现的与家有关,与情有关,与趣味有关,与梦想有关,以抒情的手法描绘,其情感温馨,色彩与物体欢融一块,颇具夏加尔绘画艺术之韵味。寄情于画中的画家,似乎在用最为直接的技术手段寻求属于自己的面目。绚丽的色彩,率性而为之,自然而不做作,平稳而不极端,这种干净的图像世界,即有温情又有舒适,安乐椅一样让观者有种赏心悦目的感受。或许这就是因为画家的用心之良苦,把生活和艺术摆在一个合理的现实空间,并使两者之间平衡和谐的成为血肉一样的上下文联系。

  美化现实
  一些关于都市情感的题材,如《都市惊恐》、《都市情感》、《花好月圆》、《夜》、《孕》、《都市节奏》、《生命》这些作品,给人一种化腐朽为生机的视觉体验,让事物在模糊、混沌和美好的假象背后隐藏着事相。好如观看马蒂斯的绘画作品,不得不说是一种愉悦的视知觉享受。单纯有时也是一种力量,又何必在绘画里表现对现实进行暴力的模仿和再现呢?在他的绘画世界里,就像一个人带上好心情慢悠悠地散步,面对的都将化为美丽的风景。一种包含着喜悦的态度和心境,也是一种民间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空间,只有寄情在闲散和喜悦之中,才能体验个体生命的生机活泼之处。反过来,我们可以说:世界本身是复杂而可笑的,荒谬而危险的,而通过绘画的手段,可以编造另一种事实——那就是美。如果给“甜美而温情”做个民意测试,想必那应该是普遍大多数人所喜欢和向往的。

  在这里,我就不想探讨画家的作品是“当代”还是“非当代”?绘画艺术可以有理由回到直观的经验。在人们的脑海里应该有这样的词经常出现在生活中,那就是“诗情画意”。世界是因丰富而有趣,因多元而生机,生命不熄,美好不息。这让我想起爱尔兰诗人叶芝所写的一首诗歌《他希望得到天堂中的锦绣》,并以此作为结语:

  倘若我能得到天堂中的锦绣,
  织满了金色的和银色的光彩,
  那蔚蓝、黯淡、漆黑的锦绣,
  织上夜空、白昼、朦胧的光彩,
  我愿把这块锦绣铺在你的脚下;
  可是我穷,一无所有,只有梦,
  我就把我的梦铺到你的脚下;
  轻轻地踩,因为你踩着我的梦。

  开幕时间:2006年12月22日18:30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