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伟德风情•风景

<<上一展览徐伟德风情•风景下一展览>>

徐伟德风情•风景

城市:上海·上海
地点

开始时间:2008年7月1日

结束时间:2008年7月10日

开幕时间:2008年7月1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每一束折射不同光华的阳光,循着岁月编织的轨迹铺在清澈河底的粼粼石块上,斑驳的树影如同记忆的碎片投在静怡的湖水中。
这一幕幕动人心魄的美景似乎无法用笔墨来描摹。但,当我站在徐伟德的画作前时,那景致竟与记忆中的一般无二。扑面而来的是沁人心脾的生机,皖南那秀美的风光确然跃于画布之上。
外婆家的厨房、刻满年轮的窗棱染上时间泛黄的色彩。从屋顶垂下的腊肉,让人怀念外婆的好手艺。这一幅幅作品,也许仅仅是从窗外投射的一缕阳光,也许是灶台上一盏老旧的瓷碗,也许是墙角的一把自家制作的扫帚,更甚者或是房顶上一角那纠结的蛛网,那是画家浓浓的乡愁,亦是观者的。
小院里一堆堆杂物之上是老外婆圈养的猫儿。午后的阳光如温暖的锦被般轻轻的覆在那高傲、慵懒的生灵上。真是一个悠闲的午后,不是吗?
夕阳西下,归家的身影总是及寻常的。瞧,春水河畔那准备启程回家的一家子,是否让你观后心中有种说不出、道不明但暖如夕阳抚慰过的感觉。
绿色的山、绿色的梦、绿色的记忆,好一幅清爽人心的人间四月天。这一幕幕动人心魄,暖人心灵的景致都是徐伟德带来的。
1951年,徐伟德出生于上海一户书香世家,最早临帖的老师是鼎鼎大名的书法家沈尹默。但当时年幼的他,并没有料到自己会和书画结缘一辈子。即便是父母也以为小儿子会继承家风,从事医学或其他理工类学科。
但命运并没有给徐伟德提供这样的成长机会,69年他插队去了安徽农村。
16岁的他不自觉拿出画笔,诉说心中的苦闷,他第一次发现了艺术的力量。激动之下,他抱起一堆画作直奔县文化馆,一敲门也没打听谁是负责人,就没头没脑的说:“我现在劳动,没时间画画,你能不能创造一个机会,让我继续画画?”
今天看来,徐伟德的行为完全符合艺术家的天性。但当时,他的行为完全有可能引发更悲哀的命运。
命运毕竟是公平的,它关上一扇门,却为他打开另一扇窗。开门的恰巧是负责人,名叫邹晓青,他是徐伟德生命中的第一个伯乐。面对这个鲁莽的年轻人,他问:“你画的这麽好我怎么不认识你?”在邹晓青的帮助下徐伟德顺利的延续了艺术梦想,从农村抽调到地委宣传部,创作连环画。
73年,安徽师范大学美术系招生。命运再次垂青了他,7个县400多人,他获得了唯一的入场券。这所创立于1928年的高等学府,郁达夫,朱光潜,苏雪林等一批著名学者曾在这里执教,形成了严谨治学的优良学风,积累了丰富的学术底蕴。
这一停留就是26年。徐伟德在安徽师大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功底,也孜孜不倦秉承前贤遗风教诲学生。这期间,每年他都要定期不定期地深入皖南农村、山林,有时带着学生,有时干脆一个人在山里呆一天,或者到相亲们家里串门聊天。
跟随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风潮,他主要画少数名族题材的人物画,偶尔想出点新意,就画一些挑战绘画技巧的艺术创作题材,比如明明是人物,但他会刻意将其置身于复杂凌乱的环境中,在千变万化的色彩中扑捉秩序的美丽,而整体风格却保持着书香后人骨子里的高贵记忆,画面优雅细腻,整洁自然。
当然,对于这样的挑战,徐伟德只作为一种游戏。但事实证明,把一个凌乱的秩序表现得富有层次与韵律的自我训练,不仅奠定了他的绘画技巧和艺术风格,也帮助他日后能够得心应手地表达梦中家园。
有时候,离开反而会引发永不忘却的记忆。
98年,徐伟德恋恋不舍的作别皖南,回到上海。26年前插队农村时的失落感再度升起,记忆如同潮水般涌现。站在巨大的画布前,和26年前一样徐伟德又不由自主的拿起画笔,将26年的点点滴滴的记忆碎片精心描绘于纸上,凭借着自己30年的绘画功底,顺利的再现了皖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在他看来一个好的风景画家应该能够区分风景的地域性,为此,他的画多截取一处小景一个片段,笔触细腻地表现粘着泥巴的碎石,悠然卷曲的枝杈,无拘无束的杂草,粗狂赤裸的顽石。他着力刻画未尽雕琢的原始风貌,用黑白来衬托虚实,色彩单一纯粹,贴近自然,明亮温暖中别具一丝皖南山水特有的苍凉优雅。画面高度写实,给人身临其境之感,连树木的纹路都清晰可见。
“画画是我对自己的补偿”,徐伟德这样评价自己的生活。
早在安徽师大执教是,他以是副教授,硕士生导师。73年进入大学校园,其后30多年间未离开过校园,未离开过美术事业。他的职业是教书、画画。他的身份是教师、画家。
画画是他与自然的交流,而教书却是他与人的交流,是画画之外他心灵敞开的另一扇窗。向学生传授知识,指点他们发现山水之美,于他而言也是一种享受。尽管这占据了他大量时间,尽管放弃教学活动他可以画更多的画,在个人名气上和经济上获得更大收益,他却几十年不变地坚持“传道、授业、解惑”,且“衣带渐宽终不悔”。
在徐伟德身上,有儒家的淡泊宁静,也不乏现代都市人的小资情调。他的画室简洁清爽,一面墙悬挂两幅自己创作安徽风光的油画,另两面墙是整排的书架,中间还有一个花架,环绕几盏灯,靠窗一张躺椅。每当一天的工作结束,他婉拒所有应酬,把都市的喧嚣关在门外,泡一杯黄山毛峰,在优美舒缓的音乐中,静静的把他所有记忆中美丽的山山水水铺在画布之上,为的是给观者你打造一个心灵驻足的驿站。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