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书法遭遇抽象绘画---中国境界祁海平抽象艺术展

<<上一展览当书法遭遇抽象绘画---中国下一展览>>

当书法遭遇抽象绘画---中国境界祁海平抽象艺术展

城市:上海·上海
地点

开始时间:2008年12月6日

结束时间:2009年1月18日

开幕时间:2008年12月6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五千年艺术空间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展览详情

祁海平由书法切入中国传统文化的境界,将书法艺术蕴含的韵律与西方抽象表达形式结合。
  祁海平认为中国文化内涵的真意和价值以及美感,只有中国人才能真正心领神会,也只有中国人自己来进行阐释,因此他试图回到文化的根源,深入中国文化的主脉,运用抽象的语言进行精神意象的形而上的阐释,使“解衣磅礴”的艺术精神在当代得到复活。

欣赏祁海平作品的四个层次:
一、纯粹的视觉感受
  对祁海平熟悉的人们都知道他画过《黑色主题》、《氤氲图》系列,最近又创作了《庄周梦蝶》系列。他的画往往以黑、白、灰构成主要色调,黑与白、明与暗、虚与实、强与弱、刚与柔、主与次、大于小……各种相对、穿插的关系构成了单纯而丰富、恢宏而精微、坚实而混沌、密集而通透、清润而苍健,似鸟瞰朦胧又似微观放大的视觉感受。就纯粹、本体的视觉形式本身来说,他的画很经得住玩味。
二、水墨、书写的笔意
  在玩味其纯粹的视觉形式的基础上,再进一步感受就会发现,他的画有如饱蘸水墨羊毫的大笔在宣纸上奔放、肆意地“书写”。正是由于融入了水墨、书写的笔意,使他的作品似乎时而能感受到烟岚雨雾之润,时而又能感受到雄健威莽之苍。宇宙间的阴阳互转、氤氲灵动等一切自然属性似尽收眼底。
  西方抽象的、表现的现代绘画语汇与中国传统水墨、书写的抽象笔意不仅在祁海平的画中恰切地融合到了一起,而且,西方抽象的、表现的语汇与中国水墨、书写笔意的潜能和空间又在他的画中得到了新的实验性的拓展。他扬弃了西方抽象、表现纯形式层面的标新立异和近乎生理性的简单宣泄,又扬弃了中国传统水墨、书法实用化和修饰化的成分,从自身生命本质角度出发直接对应中国水墨、书法笔意超越世俗的、形而上的本质精神并将其特有的表现力最大限度地向极限推进。
三、音韵般原生的生命状态
  感受到了水墨、书写的笔意再进一步感受,就会有一种交响音乐般的感受。绘画表现的是看不见的形象,音乐表现的是听不见的声音。所谓“看不见的形象”是心灵的形象,而非自然的形象;所谓“听不见的声音”即心灵的声音,而非自然的声音。在祁海平的画中所看到的,无论是抽象的图像,还是联觉感应到的“音响”,既不是自然中的形象也不是自然中的“声音”,而是一种交响音乐般的祁海平所有、他的画中所有、也是我们大家所有的原生的、有性格属性的生命状态。正如画家自己所说的:“人生有许多内心感受是看不见的,但音乐让我‘看见了’”。他用心灵之眼“看到了”这无形的原生“形象”,也“听到了”这原生的“声音”。
四、中国文化底蕴
  欣赏祁海平的画给人感受的最后一个层次就是中国文化的底蕴。我们从他的《氤氲图》系列可以感受到《易经》中的“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中国人的宇宙观源于《易经》,《易经》认为,阴阳二气化生天地万物,万物皆禀天(阳)地(阴)之气而生。宇宙深处本是无形无色的虚空,而这虚空又是万事、万物的源泉,万物的根本,生生不息的创造力。老庄名之为“道”、为“自然”、为“虚无”,儒家名之为“天”。万象皆从虚空中来,向虚空中去。所以,在祁海平看来,以不变的黑白应万变的色彩正是《易经》哲学中“执简驭繁”的辩证思想的具体表现,正如笪重光所云“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
  在《庄周梦蝶》系列中,作者从庄子《齐物论》的典故中获取创作资源,试图通过表现“与物冥合”、“逍遥齐物”的感受反映中国艺术精神的某种特质。黑白形态的转换、似是而非的蝴蝶图形,呈现出了一种梦幻的状态,不知是绘画变成了他,还是他变成了绘画,通过油画“笔墨”的丰富变化达到了画家与画交融的境界。
  祁海平的这种对中国文化经典的抽象视觉阐释和对精神意象的形而上的表现,不仅仅是纯粹视觉的水墨、笔意和富有生命状态的视觉音响,而且是从内到外,从外到内的完全中国化了的油画语言的表达。祁海平不仅找到了形式与内容恰切交融统一的语言,也找到了自己创作的本源。

展览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