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礼——当代艺术展

<<上一展览昏礼——当代艺术展下一展览>>

昏礼——当代艺术展

城市:江苏·南京
地点:南京药艺术馆

开始时间:2012年1月15日

结束时间:2012年2月14日

开幕时间:2012年1月15日 0时0分

赞助商

主办单位

承办

协办单位

策展人

黄 药

展览详情


疗伤系艺术家新年联手集体“颠覆”婚礼

 

文/陈晓峰 图/南京药艺术馆提供

艺术家们总是通过颠覆日常生活的观念和手法,以此给人们带来深刻的当下现实与处境的思考。疗伤系艺术家2012新年伊始集体联手则从普通人的婚礼仪式导入艺术观念,将当下人们的婚姻观以及离婚率越来越高的社会现象穿透出来,将城市生活中最强烈“暗伤”之一,放在特定的展览空间“明处”供大家反思……著名国际策展人、艺术家黄药巧妙的将鸭子和鸡佩戴上了有“新郎和新娘”字样的胸花并高空悬挂起来,带来了身份置换和质疑的强烈对比,在现场他互动性的让所有到场的男士戴上新娘,女士戴上新郎的胸花,“迫使”参与者从一开始就接受“疗伤系”艺术家带来思维颠覆的潜在提示。被喻为“中国精神病艺术之父”的郭海平则让新娘将红链子套上新郎的脖子,并在现场指导新娘提问,一方面引发“野狗变成三餐可饱的宠物”的可爱对答,另一方面又真实的折射了社会男女就那点事的暗喻。疗伤系群体的另一位重量级艺术家罗隶则用60斤新糖在现场布置了糖果版男女生殖器“0”、“1”的造型,提示了人生关系的现实轮回。

20多年的创作生涯只坚持一个命题的刘绍隽则用点燃的蜡烛摆成五角星,直指是婚姻自由还是政治自由的选择性疑问。绘画才能超群的孙大量则一反常态在现场实施行为艺术作品互戴面具,对脸谱化的成人世界真实性提出了思考。更有意思的是,一身江湖算命人着装的艺术家成勇,以证婚人身份出现,挪用婚姻法,用带有“当代艺术”字样的改版台词证明新郎新娘婚姻的合法性,让观者在笑中反醒或掩盖着。……一场既是一对新人的正式婚礼,又是疗伤系艺术家集体以此“借题发挥”题为“昏礼”的当代艺术展,于2012年1月15日下午3点在南京药艺术馆盛大开幕。活动现场引来了300多人的激情参与。

艺术家总是在寻找破题的合适题材,有时候这个题材直接由事件和问题产生,有时候这种题材则通过现成的素材加以巧妙的发酵。艺术家们对事世的理解,则非常有意思的通过他们迥然不同的经验、观念和作品转化出来,有时候他们就是抽离现实的“魔术师”。疗伤系艺术群体通过结集在一起的艺术活动来推动由艺术家发起的社会性热点话题的思考、对话,并试图深入介入。由此揭开并观照当下社会现实生活与关系结构中每个人身心、情感、精神、信仰、人际关系、人生态度等深处受到或被隐匿的各种“伤”痛。

据介绍,本次展览是以传统婚礼为媒介,但是又强力导入当代艺术观念的一次“魔变”现场。这次疗伤系艺术群体的艺术家“魔术师”们则是把知名青年艺术家张广辉和孙雪娟人生婚礼的重大现场演绎成了一次艺术通道,艺术家们通过这个通道以此反观今日人生的诸多变化,直指当下中国社会离婚率之高等让人触目惊心的典型性现象,由此引起对产生的社会众多现实性问题的源头性反思。而通过展览,既是对一对新人牵手漫漫人生的祝福,又是提示人们如何对形式与现实形成强烈对比的思考。

本次展览由著名策展人、南京药艺术馆馆长黄药先生策划。作为国际艺术策展人黄药一直在寻找每个展览的最佳引爆点,这是他考量展览好与坏的价值判断标准。他寻找的展览兴奋点,就是要在艺术家及其反映的作品能够更直接的导向社会问题的“寻根问症”。策展人还“别出心裁”的邀请了南艺在校的学生郑俊龙、陶霏霏、陆才霞对“昏礼”主题进行了不同视角的阐释,希冀他们通过各自作品,表达自己对婚礼的当下理解。该展览显然可以当作是艺术家们对传统约定俗成的风俗加以创造性的发挥,以此回应今天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和心态,也直接对人性进行当下的拷问和批判。

正如策展人黄药所言,“在药艺术馆举行的一场别开生面的‘昏礼’,旨在能传承古人对结婚的真实精神内涵和人性表达,虽然我们很难再回到古人那时的境界,但艺术可能是一种较好的途径和尝试,让我们的情感能重归自然”。据介绍这场由艺术家群体观念介入,化传统形式为创新性思维启发的“昏礼”当代艺术展,也是南京药艺术馆2012年针对性系列展的开年展。
 

展览作品